棋牌app下载官网广州无郊区! 3条新地铁通车实现区区通地铁,棋牌app下载价值13.9亿的法式别墅庄园 车库大到能停40辆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交流 > 正文

金上京的地理与交通

12-24 技术交流

此文对大部分地名的考证,最早收录在那海洲先生《大金国第一都》(1997 年出版)一书。

金朝的疆界,东临吉里迷兀的改,即今天的鄂霍次克海及日本海之滨;北至黑龙 江左岸,俄罗斯境内的外兴安岭之外;西界沿金代边壕,出天山,过黄河,循渭水至大散关 (今陕西宝鸡市西南),南以唐(今河南省唐河县)、邓(今河南省邓县)西南皆四十里处,划淮 河中流与南宋为界。 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 金上京位于东经 126°58′30″,北纬 45°30′的地方,地处长白山张广才岭余脉 的大青山西麓。东依群山,峰峦叠嶂,碧野长林,广袤百里;南眺远山近水,物产丰饶,地 肥水美;西望松嫩平原,旷野无垠,盛产五谷,素有“粮仓”之美誉。阿什河自东南侧拱卫 着金上京北去,汇注松花江,流人鄂霍次克海。 阿什河发源于距阿城东南百余里的帽儿山和东北八大名山之一的松峰山。松峰山海 拔 627 米,该地区岩崖突兀,景色壮观,地下矿产资源丰富,特别是大理石和铜矿、铁矿、 锡矿等蕴藏量大,有溶洞和暗河。由于铜矿中含有金质元素,随着暗河的冲涮,游离出来的 沙金涌人河床,使阿什河因产金而名金源。 金上京是大金 1115 年在建国后的第一个都城,是 12 世纪东北亚地区的政治、经济、 文化中心。自 1153 年海陵王迁都燕京(今北京),金上京只称会宁府,1173 年,金世宗又恢 复上京之号。 上京路,是金代最大的行政区,辖东北大部分地区,史称海古之地、金之旧土或金 源内地。(附表)

公元 10 世纪,契丹乘唐衰,并吞诸蕃 36 部,女真在其中。契丹恐女真为患,将富 豪贵族女真大户,大量迁徙辽阳以南,并加入辽籍,谓之曷苏馆女真,也称熟女真;粟末江 之北,宁江州之东,以完颜部为中心的女真族,称之谓生女真;辉发河流域的女真部落,没 有生熟之称谓(见图一) 生女真完颜部,在献祖绥可时期,由牡丹江流域迁至阿什河的支流海沟河一带,造 屋垦荒,渔猎为生,创建了女真族的第一个定居点——纳葛里,后又移居阿什河畔筑城围寨, 世代相传,子孙繁衍,形成了生女真族的强大部落——完颜部。 生女真的兴起,应在昭祖石鲁时期,昭祖是献祖绥可的儿子,俗称勇石鲁,他刚毅 质直,争强好胜,用武力条教诸部,完颜部逐渐壮大,石鲁被辽圣宗授以惕隐之官。自 此他有恃无恐,耀武至于青岭、白山,顺者抚之。不从者伐之,入于苏滨、耶懒之地,所至 克捷,不幸的是,昭祖石鲁在征讨回返途中病死。 石鲁之子,金景祖乌古乃继承父业,使完颜部的势力进一步巩固和发展。辽时,辽

之东北属国、属部颇多,完颜部女真是辽的属国之一。景祖乌古乃充分利用辽赐予的权力, 正确处理了完颜部同诸属国、诸部族的关系。一方面,为辽朝征服反叛势力,并在讨伐中消 除异己;另一方面,在保障鹰路畅通的前提下,拉拢、团结各部,使完颜部的政治、军事力 量日益强大。因而白山、耶悔、统门、耶懒、土骨论之属,以至五国之长,皆愿听命,完颜 部基本完成了生女真族的内部统一。 金景祖乌古乃积劳成疾而死,其第二子世祖劾里钵继为生女真节度使。在这一时期, 完颜氏内部和已归顺的一些部落,为权力和财产的占有而发生了内部分裂战争。金世祖劾里 钵审时度势,软硬兼施,不畏强敌,沉着应战,率领部众死拼智取,平定了完颜部的内外叛 乱,打败了其他的军事进攻,又一次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他是完颜部的卓越领导人之一, 对生女真诸部的统一做出了突出贡献。 在这一时期,景祖的异母弟跋黑诱桓赧、散达、乌春、窝谋罕为乱,不术鲁部的卜 灰、蒲察部的撤骨出、斡勒部的杯乃及纥石烈部的腊醅、麻产等,也聚众反叛,发动了残酷 的战争。世祖率众搏击,先在脱豁改原(阿城市蜚克图乡东城子附近)血战,降服了桓赧、散 达,又在苏素海甸(呼伦川)消灭了乌春势力,窝谋罕几经较量,还是兵败逃窜,此时的完颜 部在生女真部族中已占有军事上的绝对优势,以完颜部为核心的部落军事联盟已经形成。 金世祖劾里钵的弟弟颇剌淑,继其兄为女真部族节度使,平定了盘据在直屋铠水(呼 兰河流域)的腊醅、麻产和泥庞古部的跋黑、拨立开等人的反叛,在位三年而逝,其弟穆宗 盈歌继位。 穆宗时期,一些边远部落叛乱。纥石烈部的阿疏、毛睹禄,统门、浑蠢水之交的乌 古论部人留可、诈都,苏滨水乌古论部的敌库德等人,纠集了 35 部之众与完颜部对抗。穆 宗盈歌充分利用部族的军事优势和辽朝赐与的权力,采取分兵攻取、各个击破的战术,使岭 东诸路皆平,使完颜部又一次完成了部族的统一。所以《金史》上赞日:自景祖以来,两 世四主。志业相因,卒定离析,一切治以本部法令。东南至于乙离骨、曷懒、耶懒、土骨论, 东北至于五国、主隈、秃答,金盖盛于此。” 金世祖的长子,康宗乌雅束继父叔志业袭节度使。在位十年,击退了高丽的挑畔和 入侵,铲除了远东苏滨水(绥芬河)和北琴海(兴凯湖)附近的部族异己势力,使完颜部在生女 真部族中的统治日趋稳定和成熟。(详见本书姜海芳《女真的崛起》)(附表)

1113 年,金太祖阿骨打称都勃极烈,1114 年 6 月,辽政权仍按惯例授阿骨打为生女 真部族节度使,可是对生女真族的欺辱和压迫也日益加深,特别是索取鹰鹘海东青和在宁江 州集市上打女真。完颜部人不堪忍受,阿骨打聚部族首领决策伐辽,暗中扩大军队,增置 器械,修筑城堡,率众奋起反抗。 1114 年秋,阿骨打以索要生女真族的叛者阿疏为由,集结了 2 500 人于拉林河西岸, 祭拜天地,历数辽人之罪,誓师伐辽,然后兵分两路,攻打辽的边境重镇宁江州(吉林省扶 余伯都纳古城)。阿骨打处乱不惊,指挥若定,身先士卒,亲手射死辽将耶律谢石,俘获甚 众,很快攻占了该州。十二月,又获出河店(今吉林前郭塔虎城)大捷,女真军自此兵势日隆。 由于阿骨打军事上的胜利,相邻的辽的属国铁骊(吉林德惠边岗双城子古城)、兀惹 (吉林德惠朝阳乡双城子古城)等,纷纷投向阿骨打,辽的边境重镇相继沦陷。阿骨打派达不 也、仆虺等攻宾州(吉林榆树大坡古城),拔之,迫斡忽、急塞两路降,派完颜娄室攻克了咸 州(辽宁开原老城)。 女真军的节节胜利,使其部族的首领们看到了辉煌,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完颜部理 应统领一个国家的历史必然。于是经过紧锣密鼓的筹划,于 1115 年正月初一,在阿什河畔

建立了以女真族为主体的多民族融合的政权--大金国。阿骨打在其皇帝寨(阿城市双城村小 城子)举行开国大典,被拥戴为大金国的开国皇帝。 阿骨打是 12 世纪北方女真族传奇式的英雄,他戎马一生,前半生为完成部族内部 统一而拼搏,后半生为伐辽建国而征战,他自 1115 年建国,至 1123 年病故于征战途中,已 将辽的全部疆域划归大金国的版图,并在战斗中妥善地处理了与北宋、西夏、高丽等国的周 边关系,在内政和外交等方面,他审时度势,言信行果,始终掌握着控制中外大局的主动权。 金天会三年(1125 年)二月,金朝大将完颜娄室在余睹谷俘获辽朝末代皇帝耶律天 祚,标志着辽的统治从根本上结束。多年的战争,使大金国获得了主权,也获得了巨大的财 富,国力剧增,政权也日趋稳定和巩固,这是金王朝向鼎盛时期发展的非常重要的历史过渡 阶段。(附表)

金灭辽以后,无论兵力和国力都非常强盛。此时的北宋,由于朝廷贪官污吏得势, 致使内忧外患频仍,天灾人祸纷至,腐败之风竟至蔓延到军队。加之兵制的诸多弊端,宋军 的战斗力已经降到了最低点。而宋廷为了收复五代时割让出去的燕云之地,竞把希望寄托在 辽人和大金国的身上,幻想坐收渔利,但是战争残酷无情,历史也从未偏爱过弱者。金胜辽 后,宋一而再、再而三地割地与金,同时又不能履盟守约以自保。这不但使金看到了宋不堪 一击的虚弱本质,也因宋的言而无信造成了金国上下的同仇敌忾。于是,大金国借灭辽之余 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北宋发动了战争,仅用 3 个月的时间,完颜宗望的东路军,便 进逼北宋京都汴梁,太上皇宋徽宗遣使求和,屈辱签约,愿纳财割地以息兵,并上誓书称大 金国为伯国,而自称宋为侄国,金军乃退。但事过不久,宋钦宗又单方毁约,至使宋金战火 再起,又经数月,金国宗望的东路军与宗翰的西路军,于 1126 年 11 月会师汴京,围城死困, 攻谈并举,迫使北宋王朝请降。金兵俘宋徽、钦二帝和王公大臣、帝后王妃、三宫六院的宫 女及皇帝的九鼎八宝、诗书典籍、金银宝货并工匠艺人等,把当时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 中心,位移到金上京(黑龙江省阿城市),同时又建立了以张邦昌为皇帝的楚国和以刘豫棋牌为皇 帝的齐国这两个傀儡政权。 大金国定都金上京的 38 年,是金政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一个部 落民族,发展到一个强大国家的过程。金灭大辽,亡北宋,臣服周边诸国,集两个王朝的财 力、物力和人力、智力,来建设一个新兴的京都,可想而知,当时的金上京是何等辉煌呵! 大金国在阿城建都的 38 年,是金代最兴盛的时期。在军事上,大金国将勇而志一, 兵精而力齐,攻必克,战必胜,是当时最享盛誉的军事强国。疆域除“白山黑水旧土外, 又占据了辽境,进吞了中原,可谓幅员广大;周边的南宋称臣,西夏、高丽等称蕃,可谓君 临天下;国富民强,人才荟萃,典章法度不断完善,政权稳定,可谓政治清明;文化趋于多 元一体,开辟了新的历史时期,创造了独具特色的金源文化,可谓文化勃兴。至此,大金 国实现了金太祖以武定国、以文兴邦的伟大构想,为中华民族的历史增加了丰富多彩而又不 同凡响的雄丽篇章。(见图三)(附表)

大金国先后灭辽国,亡北宋,使金上京成为 12 世纪中国北方的政治、经济、文化 中心,使东北亚地区的经济发生了历史性的飞跃。金在延续渤海和辽的州府郡县制之外,又 设上京所属诸路,新建了肇州,增置了曲江、宜春等县(见图四)。上京通往全国各地的驿路 四通八达,周边属国的使者络绎不绝,集市贸易日益繁荣。东北亚地区至今尚存的上千座金代古城及其遗址,就是金源文化辉煌的历史见证。

1、会宁府,治所在今黑龙江阿城市白城。 《金史·地理志》:上京路,即海古之地,金之旧地。国言金日按出虎,以按出 虎水源于此,故名金源。建国之号,盖取诸此。国初称为内地;天眷元年,号上京;海陵贞 佑二年,迁都于燕,削上京之号,止称会宁府。” 会宁府,初为会宁州,太宗以建都升为府。 元灭金和南宋后,史家误将金上京会宁府与渤海上京龙泉府混为一地,使一代京都 迷失了数百年。后来,清末学者曹廷杰据宋人《许亢宗奉使行程录》,踏察和考证了白城, 撰写了《金会宁府考》,据新论之理,驳旧谈之非,其后又以金代文物为佐证,遂使历史迷 雾消散,使白城即金上京之说方成定论。

2、会宁州,关于会宁州一事,至今无人谈及。阿城市郊东南 6 公里处有一古城,俗 称半拉城子,该城呈不规则图形,周长大约为 2 800 米,西侧城墙被阿什河水冲蚀,北侧城 墙被挖沙和修鱼池破坏,其它城垣遗迹也只能隐约可见。该城与白城隔河相望,出土文物品 位殊高,辽金时代的金带挎、银马蹬等,都出于此城。从形制和地望上看,该城应是金代的 早期治所,即太宗以建都升为会宁府的会宁州。

5、宜春县,金大定七年置,王禹浪先生考证:黑龙江省肇源县望海屯古城,是金宜 春县治所。 6、肇州,今吉林省前郭县八郎乡塔虎城。 《金史·地理志》肇州条:肇州,下,防御使,旧出河店也。天会八年(1130 年), 以太祖兵胜辽,肇基王绩于此,遂建为州。天眷元年(1138 年)十月,置防御使,隶会宁府, 海凌时尝为济州支郡,承安三年(1198 年),复以为太祖神武隆兴之地,升为节镇,军名武 兴。五年置漕运司,以提举兼州事,后废军。金贞祐占三年(1214 年),复升为武兴军节镇, 置招讨司,以使兼州事,户五千三百七十五,县一,始兴,倚与州同时置,有鸭子河、黑龙 江。 金肇州的治所在哪里,过去众说纷纭。曹廷杰等以为在今扶余县东五家站朱家城子; 王国维、金毓黻则置肇州于北流松花江与嫩江合流以东古城;屠寄在《黑龙江与图》中说: “辽出河店,金肇州故城”。

以上这些论著都与史载不符,经笔者实地多次踏察,又与史籍 作吻合性参照,确认吉林省前郭县塔虎城才是金肇州旧址。其理由如下:

①《金史·地理志》会宁府条西至肇州五百五十里。可知塔虎城在阿城市白城的 西侧,距离为 550 里,在方位和里程上与史载相符。

②《金史·地理志》泰州条东至肇州三百五十里。黑龙江省泰来县塔子城·已被 专家证为辽泰州和金旧泰州,塔虎城西距此城恰为 350 里,两者皆可互证。

③《金史·纥石烈德传》肇州围急,食且尽,有粮三百船在鸭子河,去州五里不 能至。今塔虎城东侧和北侧都临嫩江,相距 5 里,符合去州五里的客观史实。 ④《金史·纥石烈德传》德乃浚濠增陴,导濠水属之河。凿陷马井,伏甲其旁以 据守,一日兵数接,士殊死战。渠城,船至城下,兵食足,围乃解。 今天的塔虎城,依稀可见当年的雄姿:城墙巍峨,护城河两道,角楼处三道,濠既 深且宽,一目了然。应是“浚濠增陴”所至。 塔虎城东门外,有一条通往嫩江的由人工开挖的古河道,河道与城东门相对,船可到城楼门下。这应是金末肇州被围困时,导濠水属之河的产物,也是鸭子河 300 船粮食由 此水运入城的铁证。按常规,城门不可以对河渠而设,特别是东北地区的古城遗址,尚无水 路入城的先例,唯此一城甚为特殊,应是人为所至,绝非天工,此足可证史。 在塔虎城的南、西、北侧百米左右,各有大坑数个,当地村民不得辨识,认为是烧 酒作坊的糟坑,真是历史的误会。这些坑深 3 米左右,阔 30-40 米不等,正是金末肇州节度 使纥石烈德,率军民开展护城保卫战时而掘设的陷马井,这也是唯有金肇州才留下的文字记 载。 ⑤《金史·食货志》上京东北二路食肇州盐。今塔虎城周围地带,皆是盐咸之地, 查干泡和大布苏湖都以盛产盐而闻名于世,所以塔虎城--金肇州地区产盐不容置疑。 ⑥辽金时期的州郡城制格局分明,其周长 3 000 米以上者,方可定为州府治所。塔虎 城周长 5 123 米,具备了定为州郡的条件。 ⑦在塔虎城出土的文物中,有一面双鱼铜镜,边刻肇州司候司的押记,此镜虽不 能定论金肇州的治所之属,但可以作为金肇州旧址的辅助性物证。 综上所述,吉林省前郭县八郎乡的塔虎城为金肇州旧址。

7、泰州,今黑龙江省泰来县塔子城 《金史·地理志》泰州昌德军节都使,辽时本契丹二十部族牧地,海陵正隆间置 德昌军隶上京,大定二十五年罢之,承安二年,复置于长春县,以旧泰州为金安县隶焉,北 至边四百里,南至懿州八百里,东至肇州 350 里,户 3 540。 孙秀仁先生对塔子城的多篇论证文章颇详,尤其是该城的方位、规模及“大安七年”、 “泰州河堤”的刻石,足以证实塔子城就是辽泰州和金旧泰州。

8、长春县,今吉林省洮南城四家子古城。 《金史。地理志》泰州条长春、辽长春州、韶阳军,天德二年降为县,隶肇州, 承安三年来属,有达鲁古河、鸭子河,有别里不泉。 承安二年(1197 年),金泰州由塔子城迁至城四家子古城,承安三年又隶属肇州管 辖。城四家子古城,地处洮儿河(达鲁古河)中游,地理方位和形制,都符合史书所载,在此 不做详细论述。

15、曷苏馆路,今辽宁省盖州市。 《金史·地理志=}盖州条盖州,奉国军节度使,辽辰州,明昌四年罢曷苏馆,建 辰州辽海军节度使,六年......,更取盖葛牟为名。 辽东半岛沿海地区远离金上京,但《金史·地理志》却明确记载其行政隶属上京路。 1995 年秋。在黑龙江省阿城市白城附近曾出土金代同知辽海军节度使事(铜)印一方,此 印的出现,可证实曷苏馆官员同金上京的关系:虽在东京路的辖区。但应属金上京的行政特 区。

19、宾州(渤海城),今吉林省榆树市大坡古城。 关于宾州的治所,虽有争论,但大多趋向传统的曹廷杰说,即吉林省农安县靠山乡的红石垒古城,但是此城的地理位置、里程、形制、规模,都与史书记载相悖,如果由此定 论,必定又成为一个新的历史误会。那么辽金时的宾州在哪里呢?

①《辽史·地理志》宾州条宾州,怀化军节度,本渤海城。统和十七年迁兀惹户 置刺史于鸭子、混同二水之间,后升。兵事隶黄龙府都部置司。由此可知宾州是辽金时期 的渤海城,也就是宋太宗太平兴国六年(981 年)《赐乌舍城浮渝府渤海琰府王诏》中的渤 海琰府。琰府所指,应是对保宁七年(975 年)黄龙府的反叛军将燕颇而言。宾州既置过刺史, 又升为节镇,此城的城制周长至少要超过 3 000 米,大坡古城其周长 3 150 米,并且是不规 则形,城垣尚在,出土文物甚丰,具备宾州的条件。

②《大金国志·女真传》女真......东濒海,南邻高骊,西接渤海、铁骊,北近 室韦。大坡古城恰在会宁府(今阿城白城)之西,符合史实。 ③《松漠纪闻》自上京至燕二千七百五十里,上京即西楼也。三十里至会宁头铺, 四十五里到第二铺,三十五里至阿萨铺,四十里至来流河,四十里至报打孛堇铺,七十里至 宾州,渡混同江七十里至北益州,五十里至济州东铺,二十里至济州”。 这段记述,虽有误记和疏漏,但是他记载的宾州在混同江的右岸,应是正确的。大 坡古城就座落在第二松花江的右岸,与史料记载相吻合。

④《松漠记闻》载:上京(会宁府)至宾州 260 里。今阿城白城至榆树市大坡古城, 正是 260 里。 上述论证,足以证实大坡古城就是辽金时期的渤海城--宾州。

20、铁骊,今吉林省德惠市边岗乡双城子古城。 辽金时期的铁骊国治所,在史学界至今仍是无人确指的难题。经考证:

①《女真传》女真......西界渤海、铁骊。德惠市边岗乡双城子古城符合其地理 方位条件,该城由南北二城组成,南城周长 1 600 米,北城为 1 470 米,城南 3 华里尚有一 丹城子古城,周长 1 600 米,此双城子和丹城子古城,应属同一个建筑群体,符合周府城制 的建设规模。

②《许亢宗奉使行程录》第三十三程,自黄龙府六十里至托散勃堇寨,府为契丹 东寨。当契丹强盛时,擒获异国人,则迁徙杂处于此。南有渤海,北有铁骊。据此考定, 农安县城东 60 里处的向阳古城为托散孛堇寨,在其北过第二松花江至拉林河畔的百余里内, 具备州府形制的古城唯此一处,所以边岗乡双城子古城,必是铁骊国的治所无疑。(附表) 路的建设和管理,太宗天会二年(1124 年)就大举修建京师(阿城市白城)至南京(河 北卢龙)的道路,并指令每 50 里设驿站;同年,又命置驿站于金上京(阿城白城)至春州(洮 南城四家子古城)与泰州(泰来塔子城)之间。据《金史·百官志》载:金代的道路交通一直 由兵部和工部共同分工管理。兵部掌(管)铺驿,工部管道路、桥梁、舟楫、河梁。还设有 四方馆(正五品,副从六品),掌控诸路驿舍、驿马并陈设器皿等事。在五京总管府地设街 道司(正五品),掌洒扫街道,修治沟渠。金初设立的驿站多称为寨、铺或馆。铺驿的管理 人员多由女真人担任;对于重要国宾或使者,朝廷则指派接伴使、馆伴使、送伴使陪同,还 有中使,代表皇帝赏赐礼物。这些要员,必须选择容貌白皙、性格详缓、能说汉语者担任。 每个驿站均备有一定数量的马车、牛车和快马,临近江河的馆驿,还要配备舟船以及供涉渡 的其它运载工具。驿站的主要任务是负责传递信息、运输物资及招待过往使者和官员等。 (见 图五) 金初,上京至全国各地的交通路线四通八达,但有文献记载的却很少,仅有《许亢 宗奉使行程录》、《松漠纪闻》等史料。由于元代志史者的误导和后世学者考证的偏颇,使 金初上京周边的驿路始终处于学术界的争论之中。1995 年至今,笔者凭借文献记载,行程 2 万多公里。对阿城市郊及其至黄龙府(农安县城)区间的几条古驿路和古城堡遗址进行了实地 考察,其结果如下:

北宋宣和乙巳年(1125 年)正月戊戌(26 日),许亢宗奉旨率 80 余人的使团,带着许 多贵重礼品,自东京(开封)启程,经河北、辽东等地,行程 4 000 多里,于当年仲夏到达金 上京(今阿城市白城)。 许亢宗的奉使途径,是东北通往关中的古道,是我国历史上非常重要的交通大动脉。 大金帝国沿此路灭辽国,亡北宋,入主中原;北宋王朝沿此路而仰天长叹,望尘惊悸,泪垂 塞北。这条路,似一条长缨,缚得“双昏”,将中州国粹播撒边陲;这条路,似一条彩河, 濡染一代风俗于华夏;这条路,架南北文化之桥梁,连结华夏河山为一统;这条路,是宋金 战和的纽带;这条路,是民族融合的象征。 数百年来,很多专家学者对许亢宗的行程路线进行了深入广泛的研究和探讨,并多 次实地考察论证,尤其是近百年来,由于黄龙府(农安县城)金上京(阿城白城)的确认,使国 内外学者为之振奋,而《许亢宗奉使行程录》以其独特的魅力,启迪了许多炎黄子孙和海外 学人。研究和考证许亢宗行程路线的论文、专著也不胜枚举,可谓百家争鸣,旨在破译和解 开这个千古之谜,但争论百年,众说纷纭,时至今日,仍无定论。 在今日可见的古文献中,谈及宋金时代交通路线的,除了《许亢宗奉使行程录》之 外,还有宋人洪皓的《松漠纪闻》,张棣的《金虏图经》,赵彦卫的《御寨行程》,金人王 成棣的《青宫译语》,都对使金路线作过记述。正是由于诸多的行程路线交织在一起,再加 上记录者的疏忽和遗漏,给后人造成了诸多误会。 《许亢宗奉使行程录》的行程究竟在哪里?经过半年多的察寻、考证,终于使许氏 行踪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见图六)。 自黄龙府(吉林省农安县古城)东行 60 里,至托散勃堇寨(吉林省德惠市郭家镇向阳 村后阳屯古城),自此向东北行 90 里,至漫七离孛堇寨(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梨树园子村 城子下屯古城),自此仍向东北行 60 里,至古乌舍寨(吉林省德惠市朝阳乡城子后村双城子 古城),自此渡混同江(今第二松花江)东北行 40 里,至和里间寨(吉林省榆树市闵家镇城子 村古城),自此东行 5 里至辽金界墙(今吉林省榆树市南郊榆大公路西侧),又 80 里经山丘河 套地段至来流河(今拉林河),又 5 里至旬孤勃堇寨(今黑龙江省五常市营城子乡古城),又西 北行 90 里至达河寨(今黑龙江省五常市营城子乡古城),又继续北行 40 里至蒲达寨(今黑龙 江省五常市双桥子乡土城子村古城),自此东北行 20 里至兀室郎君宅(今黑龙江省五常市兴 隆乡古城村古城),自此北行 30 里至馆--冒离纳钵(今黑龙江省阿城市双丰乡新民村官屯古 建筑遗址),自此北行 7 里至北庭(今黑龙江省阿城市白城古城内子城),到北龙台下马,人 城进见,至殿前递交国书。 我的考证是从黄龙府开始的,《许亢宗奉使行程录》第三十二程,自蒲里四十里 至黄龙府。契丹阿保机初攻渤海,射黄龙于此地,即建为府。 《辽史·地理志》黄龙府,本渤海扶余府,《金史·地理志》“隆州,下,利 涉军节度使。古扶余之地......一天眷三年,改为济州。以太祖来攻时,大军径涉,不假 舟楫之祥也,置利涉军;天德三年,置上京路都转运司;四年,改为济州路转运司;大定 二十九年,嫌与山东路济州同,更今名。贞佑,升为隆安府。是日,州守迎迓如仪......。 自此东行。 按《大清一统志》,隆安又称作龙安。据清末学者曹廷杰考证,即今吉林市西 北 280 里之农安,盖农安、“龙安、隆安皆同音异字而同地也。 由此获知,古靴府即今之农安县古城,已成定论。由于参照物的认定,更便于对全 程的考证。

许亢宗于黄龙府下榻,记录了黄龙府建制的原由和使馆的迎接招待情况,并指出了 从这里至下一程的行进方向,关键句在自此东行。我们只有在黄龙府以东的方向,才能求 证出下程的落脚之处。 第三十三程,自黄龙府六十里至托散勃堇寨,府为契丹东寨,当契丹强盛时,虏 获异国人,则徙迁杂处于此。南有渤海,北有铁骊、吐浑,东南有高丽、靺鞨,东有女真、 室韦,东北有乌舍,西北有 契丹、回纥、党项,西南有奚。故此地杂诸国风俗,凡聚 会处,诸国语言不能相通晓,则各以汉语为证,方能辩之。 许亢宗在托散寨饶有兴趣地记述了该地的源流、民俗、语言及多民族杂居的地理特 点,对研究东北多民族融和的历史极有价值。 确定托散寨位置的条件有二:其一,必须距黄龙府(今农安县古城)60 里;其二, 必须在黄龙府以东。 经查,距黄龙府(吉林农安县古城)以东或偏东方向的辽金古城有九座之多。 1、农安县城东北 20 里处,榛柴乡西好来宝古城。在农安至万金塔乡的公路右侧, 已被证实为辽金古城。由于距离不对,应予排除。 2、农安县万金塔乡古城,其古城遗址已不存在。此城距农安县城 60 里,方向居北, 偏东。据清代学者曹廷杰及其后的诸多学者认定,此城为托散勃堇寨,但由于近代考古发现 及对万金塔的发掘,已证实此为辽代古城详州。许亢宗所叙述的情况和该城地理位置的不符, 将万金塔古城为托散寨之说,自然否决。 3、在农安县城东偏北,德惠市境内的郭家镇西北孟家村,有一辽金古城,日孟城子; 在农安县城东偏南的郭农镇西南榆树林村,也有一辽金古城,叫榆树城子。这两座城距农安 县城均为 40 里,都不可能是托散寨。 4、在德惠市西偏北的天台乡小城子村和德惠市西南的和平乡福来村,各有一座辽金 古城,亦因距离农安县城均为 80 里而被否定。 5、距农安县城东南 70 里的德惠市布海乡城子村,有一古城。因修公路已被发掘, 证实为辽金古城,由于方向和距离均有明显差距,所以被排除,但此城的布海之名应是由渤 海的谐音演变而来。 6、距农安县城东南 80 里,位于德惠市朱城子镇,有一座辽金古城,因方向和距离 不符,也被否定。 7、距农安县城东 60 里,在德惠市郭农镇向阳村后阳屯,有一座辽金古城,当地村 民称之为向阳城。该城虽遭严重毁坏,但城垣依稀可辨,该城呈长方形,周长 1 400 米。其 东墙长 300 米,南墙 400 米,近年在城北附近修路时,曾有六耳铁锅、马蹬、铁刀及铁铧出 土。我到向阳城考察时,后阳屯村民孙洪富一家四口人,正在古城址墙外的田问劳做。当我 们向他了解古城情况时,他热情地告诉我们说,30 年前,村民于德宗在古城东墙边树趟子 里,挖出两坛子大钱,被大伙抢了。文革期间,农村改土,曾出过铜镜。问及该地距农安 的路程时,他的回答是 60 里。古城遗址中的布纹瓦、陶片及古钱,可以佐证后阳屯的向阳 城,是辽金古城无疑。 根据托散勃堇寨上述的两个条件推断,可以肯定地说:向阳城古城,就是辽金时代 的托散勃堇寨。 第三十四程,自托散九十里至漫七离孛堇寨,道傍有契丹旧益州、宾州空城。 因许氏没有记述此程行进方向,所以考证颇费周折。据《中国东北经济》中,德惠 县自然情况介绍:位于城东 25 公里处的梨树园子古城址,近年来多次发现金碗、金条、铜 印、铜镜、铜镯等,经考证,此城是辽金时代的军事和地方行政中心”。 另据阿城市金上京历史博物馆伊葆力馆长提供,日伪时期,康德五年十二月二十日, 德惠县大房身村城子下屯,村民梁守财曾在自家门前挖土时,于深至五尺处,获上京留守

司印(铜质)官印一枚,该印已流失,只有印模和《德惠县发现古印调查书》为证。黑龙江 省政府机关干部关太昌,曾在城子下屯,征集提供金代印模 5 枚,曳达懒河猛安之印、 勾当公事之印、 安抚司经历印各一。这些珍贵文物为什么会在城子下古城出现呢?经考察, 我们确定了梨树园子古城(漫七离勃堇寨)就座落在城子下村,而且距向阳城托散寨 90 公里。 该城高出地表 30 多米,东西城墙各长 329 米,南北各长 340 米,周长为 1 461 米。 从托散寨(向阳城)至梨树园子古城的途中,走在海青村至德惠市的路上,可以看到 两座辽金古城遗址:其北日小城子,村民讲,在小城子村东北岗地上有一座古城,该城距德 农公路 7 华里;其南日黄花城子,仍可辨识城垣,该城距德农公路也是 7 华里。在德农公路 上,可以同时望见两座古城遗址。由此证实:其北的小城子,应是许亢宗所言及的益州;其 南的黄花城子,即是宾州。 梨树园子古城,充分具备许氏所记漫七离孛堇寨的条件。其一,该城距托散寨(向 阳城)90 里;其二,该城处在往金上京(阿城市白城)方向的途中;其三,在托散寨(向阳城) 至漫七离(梨树园子古城)的途中,目力所及的,就只有旧益州(小城子古城)和旧宾州(黄花 城子古城)了。所以吉林省德惠市大房身镇梨树园子古城,应是《许亢宗奉使行程录》中的 漫七离孛堇寨。 第三十五程,自漫七离孛堇寨一百里至和里问寨。离漫七离行六十里,即古乌舍 寨,寨枕混同江湄,其源来自广漠之北,远不可究。自此南流五百里,接高丽鸭绿江人海。 江面阔可半里许,寨前高岸,有柳树,沿路设行人幕次于下。金人太师李靖居于是。靖累 使南朝,比排中顿(中午饭),由是饮食精细绝佳。时当仲夏,籍树荫俯瞩长江,凉飙拂面, 盘薄少顷,殊望鞍马之劳。过江四十里,宿和里问寨。 乌舍寨在《许亢宗奉使行程录》中尤为重要,但是确定其位置所需的条件很多:

7、其地风景甚佳。 据《松漠记闻》载咀热(兀惹)者,国最小,不知其始所居,后为契丹徙置黄龙府 南百余里,日宾州,州近混同江,即古之粟末河,黑水也。 《辽史·本纪·景宗》保宁七年(975 年)秋七月,黄龙府卫将燕颇杀都监张居以 叛,遣敞史耶律曷里必讨之。九月败燕颇于治河,遣其弟安博追之。燕颇走保兀惹城。 《金史·本纪·太祖》仆虺等攻宾州,拔之。兀惹、雏鹘室来降。 《辽史·地理志》宾州。怀化军节度,本渤海城。统和十七年,迁兀惹户置刺史 于鸭子、混同二水之间。 宋、辽、金三朝,对兀惹都有记载,由此可知,乌惹城距宾州及黄龙府不远,地处 女真与辽界中间。 许亢宗曾在托散寨言东北有乌舍。 《青宫译语》中载十九日抵乌舍,早停,风景极佳,病者如苏。

1、经测察,松花江(混同江)距黄龙府(农安县古城)210 里处,只有吉林省德惠市朝 阳乡双城子古城和吉林省榆树市大坡古城。考松花江沿岸,无一处古城址具备此条件,又因 吉林省榆树市大坡古城在松花江右岸,所以不具备乌舍寨的条件,而吉林省德惠市朝阳乡双 城子古城遗址,距农安县城 210 里,与乌舍寨的第一个条件相符。

2、朝阳乡双城子古城,距梨树园子古城(漫七离)正好是 60 里,由此可与漫七离寨相互佐证,具备了第二个条件。

3、朝阳乡双城子古城,距乡所在地以北 5 华里,在第二松花江左岸的二阶台地上。 其周长 4 000 米,有子城,呈回字型,东、南、西、北四门。内城每边长 500 米,外城每边 长 1 000 米。城内散布很多布纹瓦、陶器、瓷器残片等。东侧外墙已被松花江水吞噬,内城 城垣尚可见,南北外墙已无存,西侧外城垣已无,但隐约可见凸起的带状地貌,村民称之为 大岗。就该城所处的地理位置,足以证实寨枕混同江湄。我们尽力去寻找许亢宗与李靖 籍树荫俯瞰长江,凉飙拂面,盘薄少顷的地方,遗憾的是,高岸柳荫,不知何年已被江水 浸吞,永远地逝去了。

4、朝阳乡双城子古城,现存内城墙遗址,高出松花江水平面 5 米左右,虽然河道东 移,但立足远望,水天山色,尽收眼底,仍有俯瞰长江之感。

6、许亢宗在托散寨(向阳城)时,言东北有乌舍,朝阳乡双城古城,正是在托散寨(向 阳城)的东北方向。

7、乌舍寨周围环境优美,风景极佳,朝阳乡双城子古城址,地处松花江中游,岸畔 高峻,柳树成荫,滩地环绕,江面宽阔,流速平稳,水碧天蓝,风景如画,与吉林省榆树市 大坡镇隔江相望。在其附近,有松花江大桥飞架东西,更增添了人文景观,令游客行人留连 忘返,至今仍是度假消闲的好去处。所以许亢宗有“殊忘鞍马之劳”之赞句。 另外,兀惹城已早见于《辽史·本纪》的记载。许亢宗到兀惹城时,是宋宣和七年 (1125 年)。这是座在当时已有 150 年历史的古城了,因而有古乌舍寨之称。 据上而论,足以证明:朝阳乡双城子古城就是古乌舍寨。 过江四十里,宿和里间寨。《大金国志》载:自和里间寨东行五里,即有溃堰 断堑。自北而南,莫知远近,界隔甚明,乃契丹昔与女真两国古界也。” 具备和里间寨的条件有三:

3、距拉林河(来流水)85 里。 渡过混同江(松花江),即进入吉林省榆树市境,距乌舍寨 60 里以内的古城有四座:

2、距朝阳乡城子古城东方 60 里的榆树市新立镇西城子古城,周长 1 000 米,距离 多于 40 里。

3、距朝阳乡双城子古城西北 30 里的刘家乡合正村南城子古城,其周长 900 米,在 方向上不符,距离也少于 40 里。

4、距朝阳乡双城子古城东北 40 里的榆树市闵家镇古城子村,有一古城,该城周长 1 020 米,城垣已无,民房建在古城址内,但古城遗址内布纹瓦、宋金时期的钱币、陶片等 很多,属辽金古城无疑。 关于辽金界墙的考证,自闵家古城东行 5 里多地,在榆树市至大坡镇公路的首端西 侧,曾有高大土垣南北座卧。笔者在 8 年前,因公差驾车途经此地。当时,这段公路正加宽 铺柏油,来往车辆等候绕行,余目睹过此断残土垣。1995 年春夏之交,我再度考察时,已 不复存在,不知何时被夷为平地,但据舒兰文物志载:从溪河乡双印通古城起,经敖花东山 头、孔屯与二道村中间的山岭、则溪河与二道乡交接处址,全长 12 公里许。现在,这条界 壕的西半部(约 6 公里)已被夷为耕地,只剩东半部界壕(约 6 公里),因建造在山上,故保存 尚好。另外在蛟河县界,有此类界壕。这些遗存应是辽金界墙的残存之物,和许亢宗见到的 界墙是同一建筑。是辽金国界的标志,即许亢宗所言“自北而南,莫知远近,界隔甚明”的 “溃堰断堑。”

经实测,自界墙(榆大公路道端西侧)以东,至来流河(拉林河)的距离为 80 里。 由此可见,吉林省榆树市闵家镇古城村古城,乃是《许亢宗奉使行程录》中的和里问寨。

第三十六程,自和里问寨九十里至句孤勃堇寨。(《大金国志》和《靖康稗史》 载:自和里问寨东行五里,即有溃堰断堑,许亢宗说它界八十里直至来流河。行终日之 内,山无一寸木,地不产泉,人携水以行......。而来流河阔二十余步,以船渡之,五里至 句孤寨。自此以东,散处原隰间,尽女真人,更无异族。无市井,买卖不用钱,惟以物相贸 易”。 由此,而求证句孤孛堇寨的条件有:

6、和里问寨距句孤孛堇寨 90 里。 经踏察,由和里间(闵家镇古城)向东 90 里,过拉林河有古城者,唯有五常市西郊 半里城古城。 半里城古城,位于五常市火车站西北 3 华里处,在拉滨线铁路和五常市沙场铁路专 用线的夹角内,东、南面对铁路,西距拉林河五里。古城每边长 250 米,当地村民称之为半 里城。现在东侧城墙已毁,南、西、北城垣尚存,城内已作耕地。据古城内责任田的村民讲, 该城原来很好,东、西城墙居中各有一门(均有瓮城),有两道城墙(有护城河),后来被修飞 机场取土运走,东墙夯土被村民育稻苗和作田埂拉走,城内屡有辽金宋代文物出土。其城为 辽金古城无疑。 根据黑龙江省五常市西郊半里城古城的具体情况进行分析论证: 1、五常市西郊半里城古城,在榆树市闵家镇古城村古城(和里问寨)的东向,符合许 亢宗行程的方位。

2、自和里问寨东行五里有辽金界墙,自北而南,不知其远近,在榆树市南郊,榆大 公路西侧,曾有溃堰断堑的遗存。

4、自辽金界墙至来流河地段,尽是山地、丘陵。虽已历 870 余年的历史沧桑,仍可 见山无寸木、地不产泉的历史痕迹。

6、和里间寨距五常市西郊半里城古城 90 里。 以上诸多考察结果足以证明:五常市西郊半里城古城,就是《许亢宗奉使行程录》 中的句孤孛堇寨。 第三十七程,自句孤勃堇寨七十里至达河寨。 经测察,五常市营城子乡古城,也有人称为鹰城子,距句孤寨(五常西郊半里城) 为 70 里,其方向和地理位置在句孤寨至金上京(阿城白城)的行进途中。在城西数里,有村 叫靠河寨,此城周长为 1 400 米,已被学校占用。基建过程中,屡有宋、辽、金遗物出土, 物品甚丰。有人考证,该城为金代之来流城。按许亢宗行程所载,此城应为达河寨。 第三十八程,自达河寨四十里至蒲达寨。 蒲达寨应距达河寨 40 里。其方向仍趋于金上京(阿城市白城)。 经考察,五常市双桥子乡北的土城子村古城,距达河寨(营城子乡古城)40 里,在 去金上京(阿城市白城)方向的途中,该城也是多有宋、辽、金时代的文物出土,当地的村民

传言该城是金兀术的“驸马城”,也有人说是金兀术的牧马城。但实际上,此城应认定为《许 亢宗奉使行程录》中所经过的蒲达寨,也是金初的蒲察部所居之地。 第三十九程,自蒲达寨五十里至馆,行二十里至兀室郎君宅......,虏中每差接 伴、馆伴、送伴、客省使,必于女真、渤海、契丹、奚内人物白皙、详缓、能汉语者为之; 副使则选汉儿读书者为之。......又行三十里至馆。馆惟第舍三十余问。......守护甚严。 此去北庭尚十余里。是日赐酒果,至晚,阁门使躬来说仪,约翌日,赴虏廷朝见。 自蒲达寨至兀室郎君宅,应为 20 里。其方向应是指向金上京(阿城市白城)、距蒲 达寨(五常双桥子乡北土城子古城)20 里处,在其寨东北方向,唯有一城,即五常市兴隆乡 古城村古城。此城已荡然无存,但据村民费云鹏讲,这里原有一座古城,有两个山包(城垣 的城门遗址),后来村民盖房子给毁掉了。如仔细测量,可知其周长在 1 0OO 米左右。在此 城曾出土过龙纹铜镜,应属金代文物。此城距蒲达寨(五常双桥乡北土城子古城)20 里,至 阿城市白城南双丰乡新民村官屯古建筑遗址 30 里。许亢宗在兀室郎君宅。接受大金自的接 伴礼,并受所赐果酒。 此兴隆乡古城村古城,应是【兀室郎君宅】。 自此又行 30 里,至馆,即许亢宗出使大金国的终点站--冒离纳钵。 按许亢宗所述,此馆应距兀室郎君宅 30 里,应距皇城十余里,应在皇城的南向, 在此至皇城区间,地势平坦,一望平原旷野,并且理应有较大的建筑遗存。 经考察,发现在阿城市双丰乡新民村官屯东百米左右处,有一古建筑址,现尚有土 丘多处。布纹瓦、方砖等俯拾即是。该遗址北距皇城 7 华里,南距祭天坛 2 里许,东去阿什 河 2 里左右。 官屯古建筑遗址,是金上京的重要建筑群,从地望上看,该地处于京城与天、地坛 的轴线上,显然是处偌大的建筑群。从遗址的宏大规模看,应有数十问豪华建筑,其文化层 很深厚,从来无人破坏和发掘。我亲临此地考察时,在宽不足 20 厘米,长不足 50 厘米的地 垄沟内,仅几锹就得到完整的筒瓦一块。 许亢宗到金上京时,此地建筑已初具规模,有第舍 30 余间,室有较大的厅堂和高 级的礼宾设施,可容纳百余人宴饮。庭院宽阔,防卫甚严。据文献记载,还有击球射柳和供 数百入围观的运动场。金王朝曾在此挂彩灯百十余盏,为许亢宗举办大型的换衣灯宴。 就其地而言,应是大金皇帝祭天前的行在,也是皇家击球射柳的运动场所,同时也 是接待国使和贵宾的驿馆。 根据上述的论证:

2、官屯古建筑遗址距皇城(阿城市白城内子城)7 里,与《许亢宗奉使行程录》的记 述相符。 3、官屯古建筑遗址至阿城市白城古城区间地势平坦,有一望平原旷野之感。

4、官屯古建筑遗址,在阿城市白城古城的南面,符合史载方位。 由此得出结论,官屯古建筑遗址,应是金上京的驿馆,即冒离纳钵。 次日,馆伴同行,可五、七里。一望平原旷野,问有居民数十家,星罗棋布,纷 揉错杂,不成伦次。更无城郭里巷,率皆背阴向阳,便于牧放,自在散居。又一、二里,命 撤伞,云近阙,复北行百余步,有阜宿围三、四顷,并高丈余,云皇城也。至于宿门,就龙 台下马,行入宿围,西设毡帐四座,各归帐歇定。客省使、副使相见就座,酒三行。少顷, 闻陴鼓声人,歌引三奏,乐作,阁门使及祗座班引入,即捧国书自山棚东人,陈礼物于庭下, 传进如仪,赞通拜舞。” 自此后,许亢宗在金上京驿馆--冒离纳钵住宿七日,自馆往返于皇城之问,参加 御宴、花宴、灯宴和看戏、伴射等娱乐活动,此间还记述了皇城正在建设中的情景,直至换

1、宣和七年(1125 年)正月戊戌(二十六日)出使,是年六月抵金。根据许亢宗行 使日程的记述,实际就是宣和七年三月戊戌起程,是年六月到达金上京,全程行 61 天,于 当年八月五日回阙,在金上京住宿 7 日,也就是自八月五日往回查 128 天,就是许亢宗出使 之日,所以说许亢宗应是三月戊戌起程。

4、今起自白沟契丹旧界,止于虏廷冒离纳钵三千二百一十里,计三十九程。实际 39 程的记录为 2 913 里,比总数少 207 里。

5、第三十程,自同州三十里至信州”。自同州(今辽宁省昌图北四面城)至信州(今 吉林省怀德秦家屯古城),实际应是 30 里再加上 207 里,为 237 里。

6、第三十五程......自此南流五百里,接高丽鸭绿江人海。应该是自此北流五 百里,接鸭绿江人海。

7、“第三十九程,自蒲达寨五十里至馆......至虏廷尚十余里。但实际的记述是这 样的,次日,馆伴同行,可五、七里......又一、二里,命撤伞,云近阙,而实际路程不 足 10 里。为什么会出现误差呢?因为以往宋使者所到的虏廷是金源皇帝寨(阿城市双城村小 城子古城),而许亢宗此次到达的却是正在建设中的皇城。皇城距小城子古城尚有 5 里地, 因此出现了误差。 《许亢宗奉使行程录》实为管押礼物官钟邦直记录、撰写。

洪皓(1088-1155 年),鄱阳(今江西波阳)人。字光弼,自幼攻读经史,28 岁登进士 第。建炎三年(1129 年),被宋高宗赵构召见,拜为大金通问使。 洪皓使金后,金帅粘罕(完颜宗翰)迫其仕伪齐(刘豫的傀儡政权)。洪皓不从,险遭 不测,被流放到冷山(今五常市冲河镇一带)。十五年后,逢赦回朝,但官场失意,抑郁成疾, 于绍兴二十五年(1115 年)逝世,终年 68 岁。 洪皓在金地 15 年中,曾将所闻,随笔纂录,及归,惧金人搜获,乃焚之。《松漠 记闻》是洪皓回宋后回忆著述,加之其拘禁地冷山距金上京百余里,他又不曾到过金上京, 所以《松漠记闻》记实难免有误,但仍不失为珍贵的历史文献。 在《松漠记闻》中,洪皓曾记述了金上京(阿城市白城),至燕京(今北京)的行程路 线和里程,为后人提供了史实资料。但洪皓言及的行程路线,至今尚无定论,虽经专家学者 考证论述,但都不尽如人意。我在考证《许亢宗奉使行程录》的同时,对洪皓《松漠记闻》 中记述的行程路线,偶有发现,并对其进行考察,论证如下,以求得专家学者的共识。 洪皓在《松漠记闻》中载:自上京至燕二千七百五十里。上京即西楼也,三十里 至会宁头铺,四十五里至第二辅,三十五里至阿萨铺,四十里至来流河,四十里至报打孛堇 铺,七十里至宾州,渡混同江七十里至北益州,五十里至济州东铺,二十里至济州。 根据洪皓的记述,他曾到过济州,即许亢宗奉使行程路线中的黄龙府(今吉林省农 安古城),并在《松漠记闻》中写到契丹自宾州混同江北八十里,建寨以守。予尝自宾州涉 江过其寨,守御已废,所存者,数十家耳”。 洪皓被流放的行程路线,自黄龙府至冷山。其关键点是宾州位置在哪里,是在黄龙 府的东边还是北边?已往的专家学者,都论证宾州在济州的东北,即今农安县靠山乡广元店 古城,我考证《许亢宗奉使行程录》中的路线之后,在王成棣《青宫译语》中,偶然发现金

人押送北宋战俘(皇后和公主)的路线,其前半程与许亢宗的行程相符,当到了乌舍寨后,就 与许亢宗分道扬镳了。许亢宗在乌舍寨午餐,午后行程 40 里,宿和里问寨。而《青宫译 语》中的王成棣一行,则在乌舍寨住宿,第二天,住在报打孛堇铺,同是去金上京,但行走 的却不是一条路,因《青宫译语》中没有记录里程,也不知道其报打孛堇铺的确切方位。我 们又联想到洪皓《松漠记闻》中的行程路线:“报打孛堇铺至宾州七十里”。于是我就努力 找寻间距 70 里的古城遗址。经实地测察,吉林省榆树市城发乡前城子古城,距该市大坡镇 古城 70 里,其城距乌舍寨(德惠市朝阳乡双城子古城),同样也是 70 里,两城去金上京,都 可路经报打孛堇寨。由于德惠市朝阳乡双城子古城在松花江(混同江)的左岸,而榆树市大坡 古城在松花江(混同江)的右岸,据洪皓报打孛堇铺七十里至宾州,渡混同江七十里至北益 州”的记述,榆树市大坡古城应为宾州。其城周长为 3 150 米,是该市境内最大的辽金古城 遗址,具备州郡级的规模。该古城遗址保存完好,出土文物丰富,应是辽金边界上的军事重 镇。 《辽史·地理志》宾州,怀化军节度,本渤海城。统和十七年,迁乌惹户,置刺 史于鸭子、混同二水之间。 又《元一统志》载上京故城,古肃慎氏地,渤海大氏改为上京。金既灭辽,即上 京建邦设都,后改会宁府。京之南日建州,京之西日宾州,又西日黄龙府。即渤海之忽汗郡, 后为龙泉府。虽然《元一统志》误将渤海上京龙泉府与金上京会宁府混为一谈,但却道出 了宾州的方位,应在黄龙府的东方。 由于上述的踏察、考证,发现洪皓《松漠记闻》中的使金路线是这样的: 30 里至会宁头铺(阿城市杨树乡新强村古城),45 里至第二铺(五常市双桥乡北土城 子古城),35 里至阿萨铺(五常市营城子乡南土村古城),40 里至来流河(吉林省榆树市新庄 乡新城古城),40 里至报打孛堇铺(榆树市城发乡前城子古城),70 里至宾州(榆树市大坡古 城),70 里至漫七离(德惠市梨树园子古城),70 里至北益州(德惠市天台乡小城子村古城), 50 里至济州东铺(农安县榛柴乡西好来宝村古城),20 里至济州(吉林省农安古城)。 正是由于许亢宗的奉使行程路线,才确定了诸城的方位和距离,才证实了益州在漫 七离的西向;洪皓的《松漠记闻》,则证实了宾州至报打孛堇铺的距离;而王成棣的《青宫 译语》则佐证了报打孛堇铺的方位和走向。这才使《松漠记闻》的使金路线划上一个圆满的 句号。 洪皓的流放路线,应是自济州(农安古城),20 里至济州东铺,50 里至北益州,70 里至漫七离,再 70 里至宾州,经榆树市新立镇古城,又过舒兰县境,进入五常县境内冷山(今 五常市冲河镇一带),真可谓饱尝了流放之苦。 洪皓《松漠记闻》中使金路线的错误和疏漏 1、上京即西楼(临潢)也洪皓错把辽上京(今内蒙巴林左旗波罗城)和金上京(阿城 市白城)混为一地。 2、 自上京至燕京二千七百五十里,但在行程记录中却记作 2 800 里;其误差近 2%。 3、经实地考察发现,洪皓在金上京至黄龙府区间漏记一程,即宾州至漫七离的 70 里路程。 4、在金上京至黄龙府区间,将从漫七离七十里至北益州,误记为:宾州七十里 至北益州。 (三)【《青宫译语》中的回京驿路】 《青宫译语》的作者王成棣,是金朝的翻译人员。他于天会五年(1127 年)三月二 十八日,受国相左副元帅粘罕、皇子右副元帅宗望之命,随粘罕之子珍珠大王设野马、千户 国禄、千户阿替记,引护兵 5 000,自寿圣院刘家寺皇子寨起程,二起押解昏德妻韦氏,相 国、建安两子,郓、康两王妻妾,富金、環環两帝姬,郓、康两王女共 35 人赴金上京。《青

宫译语》即是此次押解的行程见闻录,文字虽短,但所记皆自历、亲见,甚为真切详实。 《青宫译语》中所记述的行程,前段与许亢宗的奉使行程是同一路线,但是到了乌 舍寨(吉林省德惠市朝阳乡双城子古城)后,就分道而行了。许亢宗自北渡松花江东北行 40 里至和里间寨(榆树市闵家镇古城),而《青宫译语》则记述十六日辰,抵黄龙府,都统款 留一日。十七日,抵吐撒寨。十八日,抵漫七里。十九日,抵乌舍,早停,风景极佳,病者 如苏。二十日,渡混同江,宿报打孛堇寨。二十日,渡来流河,宿阿萨铺。二十二日,抵会 宁头铺,上京在望,众情忻然。二十三日,抵上京,仍宿毡帐。 许亢宗于天会三年(1125 年)仲夏到达乌舍寨,而且是中午,饭后逗留片刻起程, 行 40 里,住宿在和里问寨。《青宫译语》中所记,王成棣等随军押解战俘,则是在天会五 年(1127 年)五月十九日,是仲夏的午后到达乌舍寨,而且住在这里。五月二十日渡混同江(松 花江),住宿在报打孛堇寨。因《青宫译语》中的行程没有标记距离和方位,所以我们借鉴 《松漠记闻》中宾州(大坡古城)至报打孛堇寨里,可测定吉林省榆树市城发乡前城子古城, 距宾州为 70 里,因此该城应是报打孛堇寨。 从《青宫译语》的行程,可以看到与洪皓《松漠记闻》及张棣的《金图经》中的一 段行程相符,即宾州至报打孛堇铺 70 里,报打孛堇铺至来流河 40 里,来流河至阿萨铺 40 里,阿萨铺至第二铺 35 里,第二辅至会宁头铺 45 里,会宁头铺至上京 20 里。 由此可知,《青宫译语》中,王成棣随军押送战俘所走的后段路程,是洪皓《松漠 记闻》中记述的路线。 《青宫译语》中的行程,虽然没有记载里程,但参照《许亢宗奉使行程录》和《松 漠记闻》,《青宫译语》的记述,则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并由此搞清楚了黄龙府(农安 县古城)至金上京(阿城白城古城)的诸条古驿路的真实面目。 (四)《御寨行程》的使金路线考 赵彦卫,字景安,绍熙间宰乌程,又通判徽州,后官新安。 赵彦卫所著《云麓漫钞》,记述了东京(今开封市)至御寨金上京(今阿城市白城) 的交通路线,史称《御寨行程》 【《御寨行程》中的使金路线】,历来不被专家重视,所以研究考察得较少, 再加上是否奉使金国,史无记载,根据《御寨行程》的驿路史料,与许亢宗和洪皓的记述误 差较大,经过考察发现,《御寨行程》的路线,大体是这样的。 自金上京(阿城市白城)至乌龙馆(即兀室郎君宅的兴隆古城)30 里,自乌龙馆至没 搭合孛堇寨(即许亢宗行程中的达河寨。营城子古城)70 里,自没搭合孛堇寨至同流馆(即洪 皓《松漠记闻》行程的来流河、新庄乡古城)50 里,自同流馆至高平馆(榆树前城子古城)40 里,自高平馆至宾州混同馆(榆树市大坡古城)60 里,自宾州混同馆至详州详平馆(农安县万 金塔古城)160 里,自详州常平馆至济州龙骧馆(农安县古城)60 里。 为什么要对《御寨行程》的路线进行考证呢,因赵彦卫记述的几个驿站名称与许亢 宗、洪皓的行程有关,其中没搭合孛堇寨和宾州混同馆,显然是与达河寨和宾州有关,但赵 记述的宾州至详州的里程出现 100 里误差,所以《御寨行程》的考证,只是略考,也可谓不 成熟的见解。实际如何,有待史料详证。 (五)其它几条交通路线之浅考 1、【金上京至燕京的南行路线】。 前边考证的几条路线都是北行(由南向北走)路线,而南行路线,文献虽有记载,但 史料贫乏,很难认定。为此只能凭借现在遗迹,推敲论证。 从金上京去燕京,可以走水路,即从阿城乘船顺阿什河而下,入松花江后逆流而上, 转嫩江逆水行舟,再使入洮儿河,至辽长春州即金新泰州(吉林省洮南城四家子古城),再由 此经科尔沁右翼中旗、扎鲁特旗、阿鲁科尔沁旗之境,到达辽上京(巴林左旗波罗城),再由

此经赤峰、古北口、密云,至北京。 【金上京至燕京的路线】,如走陆路,其路线如下: 从阿城出发,经阿城市杨树新强村古城,向西偏北行至哈尔滨市平房区的平乐古城, 再西行至双城市公正乡古城。经双城市杏山乡古城,过万隆乡唐家崴子舌城,由此渡拉林河 至扶余县夹津沟古城,再转风华乡班德古城,到达扶余县伯都纳古城,由此渡第二松花江, 西行至前郭县塔虎城,经洮南城四家子古城,再沿上述路线进北京。 2、【金上京至蒲与路的交通路线】。 沿阿什河经哈市香坊区莫力街古城,北行至哈市东郊黄山古城,由此渡松花江,然 后沿呼兰河右岸至呼兰县乐业乡裕丰古城,北行至兰西县榆树镇下域子古城、县郊前铡刀城 子古城、北安乡簸拉火烧古城,再北行进入青岗县境的冒盛乡何小怀屯古城,途经德胜乡龙 胜村土城子古城、兴华镇通泉村后管家屯古城、安乐村马家园子古城,经过明水县境内的对 面城古城、繁荣乡古城,再经拜泉境,最终到达克东县金城乡古城。 3、【金上京至胡里改路及五国城之路线】。 水路: 自阿城白城出发,乘船沿阿什河人松花江,顺松花江而下,可达依兰县境内胡里改 路治所,同时可继续顺流而下,到达五国部各城,直达鄂霍次克海。 陆路: 自阿城白城出发,经宾县、方正,沿松花江右岸古城可到达依兰县城。沿江的古城, 顺松花江沿岸,排列有序,应是辽金时代的军事防御城堡和交通驿站。 上述的两条交通路线,也是辽时的鹰路。 (4)【上京路至恤品路的交通路线】。 从金上京出发,经五常市兴隆乡古城、营城乡古城、五常半里城、舒兰小城,再经 蛟河、敦化、宁安、东宁等县(市)境内古城,到达俄罗斯远东的乌苏里斯克双城子古城。 (5)【上京路至曷懒路的路线】。 合懒路西北至上京 1 800 里,在今朝鲜的咸兴。其交通路线:由上京出发,经五常、 舒兰、蛟河、敦化、延吉市境内古城,再由此进入朝鲜的会宁、咸镜城、吉州等地,最后到 达咸兴。 (6)【金上京至曷苏馆的交通路线】。 曷苏馆的治所,在今辽宁省盖州市,其通往该路的路线至少有两条。 一是经阿城、五常、榆树、德惠、九台、长春、四平、梨树、昌图、开原、铁岭、 沈阳、辽阳、鞍山、海城境的古城,到达盖州。 二是自金上京出发,经五常、舒兰、吉林、辉南、梅河口、通化、吉安,再由此沿 鸭绿江至辽东湾,到达曷苏馆的治所。

金收国元年(11 15 年)定都,天 眷元年(1138 年) 号上京,贞元二 年(1154 年)消其 号,大定十三年 (1173 年)复为 上京。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xetaithanhdat.com/jsjl/765.html